县委县人大 县政府县政协 联系我们 | 站务公告
散文
首页 > 文艺天地 > 文学之窗 > 散文 > 正文

一把南瓜花
2012-07-05 10:50:55   来源:   作者:韦德华   评论:0   点击: 收藏 | 打印

晨已不早,盛夏的朝阳开始灼人。消瘦的老汉背着背篓,脚步匆匆赶早菜市。背篓里装满鲜嫩的南瓜苗,显然有些沉重。最引人注目的是金黄鲜艳的南瓜花。花儿被老汉十朵为一把绑起来,一共四把,被均分吊系在一根尺来...

点击浏览下一页

晨已不早,盛夏的朝阳开始灼人。

消瘦的老汉背着背篓,脚步匆匆赶早菜市。背篓里装满鲜嫩的南瓜苗,显然有些沉重。最引人注目的是金黄鲜艳的南瓜花。花儿被老汉十朵为一把绑起来,一共四把,被均分吊系在一根尺来长的小木棍两端。老人虽然在赶路,但还是小心翼翼的。小小的南瓜花,为何引起老人这般重视?肯定是担心这南瓜花被弄坏,看相不好,就卖不上好价钱,哪怕是多卖几毛钱也好啊!

老汉和很多人一样在县城郊外租一块地,在田边地头架起一座小棚,种些简单易管的蔬菜。一把菜花,没值多少钱,多卖几把就算补贴日常开支,别指望用来看病就医。拂晓采摘,清晨赶市;傍晚浇水,松土施肥。天黑收工,燃起炊烟。等天全黑了,老汉才舍得开亮棚里那盏昏黄的白炽灯。灯下,一张小桌,一碟小菜,一碗小酒,一台收音机,一张靠椅,一把水烟筒。老汉偶尔饮一小口酒,忘记清晨在菜市和买菜人讨价还价的烦恼,放松日间劳作的老身骨。远处的高楼彩灯闪烁,过往车辆的强光不时把小棚弄得忽亮忽暗。老人身子还算硬朗,家里唯一的宝贝孙子也能在县城学校插班就读小学了,远到大城市打工的儿子儿媳也算放了半个心了吧。

在这城郊外的小棚一住就好几年了,在乡下老家人的眼里,老汉也算是县城里的人了,可老汉可不敢这么认为。他想精心打理自己的菜地,呵护地里的每一株株苗苗。也想孙子能比在乡村学校把书读得好,将来能考个好学校。也许多年以后,那眼前城里高楼灯火绚烂处该有一盏是自己家的。城里人也好,乡下人也罢。其实,城里人大多是乡下人变的,不是这辈就是上辈、上上辈。骨子里,城里人仍然都是和乡下人一样的,要依赖与土地赐予的粮食而生存,要依赖土地赐予的空间来发展。

清晨,城里的乡下人和乡下的城里人又开始一天的劳碌。小棚子周围歪歪斜斜的木篱笆上长满了橙黄鲜艳的南瓜花。半块田,二分地。种瓜得花也得瓜,老汉又在围着南瓜地忙碌。

南瓜花,平平凡凡。当我们在享受这算不上美味却也清爽可口的南瓜花菜肴时,是否也会想起还住在乡下的爹娘?

(编辑:杨登良  编审:罗明考)

上一篇:我为解放军烧开水
下一篇:天湖盼雨来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