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县人大 县政府县政协 联系我们 | 站务公告
学习黄登林
首页 > 特别专题 > 学习黄登林 > 正文

法官黄登林:20年来奋战在司法前线 守护山区8年
2012-08-08 07:55:19   来源:广西新闻网   作者:记者 李俭芹 通讯员 农建旺   评论:0   点击: 收藏 | 打印

个子不高、皮肤黝黑、话语不多、音量不高……眼前这个全国模范法官、全国优秀法官完全不是电影中那口若悬河的法官形象,但方圆百里的乡亲们却非常尊敬他,说他是好兄弟、好法官。为民不是一句话,他用心去实现19...

个子不高、皮肤黝黑、话语不多、音量不高……眼前这个“全国模范法官”、“全国优秀法官”完全不是电影中那口若悬河的法官形象,但方圆百里的乡亲们却非常尊敬他,说他是“好兄弟、好法官”。

“为民”不是一句话,他用“心”去实现

1993年7月,彝族小伙黄登林怀揣着当法官的梦想,进入县城法院工作。可谁想到,2004年5月,他自愿来到离县城40公里远的德峨法庭工作,现任隆林各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德峨人民法庭庭长。德峨法庭山高路险,海拔1000米以上,被戏称为“广西最高法院”。该法庭管辖的3个乡镇居住着壮、汉、苗、彝、仡佬5个民族,民情复杂。村民在遇到矛盾时,首先想到的是族规,一旦族规难以调停,便会启用拳头。

黄登林说,不少案子都得结合当地的民风民俗来解决,单靠法律是难以服众的。2008年,与猪场村相邻的采石场放炮时,几颗碎石飞溅到猪场村村民杨某的祖坟上。按当地风俗,他们认为祖坟被石头击中是不吉祥的。为此,杨某及族人40余人将石场包围,要求赔偿6800元。眼看着一场暴力冲突一触即发,黄登林立刻赶到现场,告诉村民不要冲动。他召集双方实地查看后发现,确实有几颗碎石落在坟上,但并未对祖坟造成任何破坏。黄登林耐心地向村民讲法律,做工作,又向采石场老板讲了当地的风俗。随后,双方达成协议,采石场老板按当地风俗履行了仪式,并补偿精神损失费600元,平息了一场风波。

2011年春节前,黄登林接到一桩离婚案。在反复做当事人工作后,他发现两人的感情确实已无法挽回,但男方坚决不同意离婚。为了不拖当事人时间,他两次到男方家调解,对方都避而不见。当他第三次去男方家时,半路上遇到雨雪天气,路面结冰,车没法开了,黄登林就带着干警弃车抄小路前往。一路跌跌撞撞,黄登林的眼镜也摔坏了,到男方家时,已是半夜。“男方一看我们淋得像落汤鸡,全身都沾满了泥,就被感动了”。男方称也知道法官在妻子那里劝和了,对方不愿回头他也有责任,所以同意友好分手,并为自己两次躲避不见致歉。

到德峨法庭工作8年多以来,黄登林一共处理了1000多件案子,其中有95%以上是通过调解来解决的,并且在他处理的案件中,达到了“无上诉、无申诉、无强制执行”。

很多同事向黄登林“取经”时,他便把自己的“法宝”——“五个调解法”(趁热打铁法、面对面与背靠背相结合法、冷处理法、邀请德高望重人员协助法、换位思考法)分享给大家。而在谈起这些调解技巧时,他说:“技巧方面的东西都可以研究和改进,但要真正做好调解,还得用心。”

调解重“情”,被村民称为“好兄弟”

在黄登林的记忆中,他接到的案子都不算大事,离婚、林田纠纷、债务等,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他发现,这些小事一旦处理不当,则会演变成大事。

在当地,不少夫妻婚前互相了解少,婚后才发现对方不合适,因此,离婚问题约占当地案件的40%。

在黄登林接到的一个案子中,男青年杨某的坏习惯在婚后渐渐暴露出来,时常在酒后殴打妻子文某,鼻青脸肿的文某每次都哭着回娘家。女方要求离婚,黄登林接到此案后,考虑到两人都还年轻,最好能劝和,而杨某也承认过错,并带上礼物向文某道歉,文某也因此谅解了杨某。但文某回家后,只要杨某喝上两杯,老毛病又犯了。如此反复调解了数次后,文某坚决要离婚,但杨某称,如果文某离婚,他就和文某及两个孩子同归于尽。

一起普通的离婚官司有可能转化成刑事案件,黄登林找杨某做工作,但对方态度很坚决:“如果她一定要离,就有她好看的。”为此,黄登林每隔一段时间,就上门找杨某的父母、亲戚做思想工作。最后,在隆林各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副院长杨雯麟的帮助下,黄登林先后跑了8次,才让杨某改变主意。最终,他握着法官的手说:“走到这步,是我没有好好珍惜,现在,夫妻不成朋友在。”

人说“一代官司三代仇”,在德峨家村,发生纠纷的双方大多都有亲缘关系,所以,黄登林的调解,非常注重“情”。当事人和好后,对黄登林总是满心感激,称他是“好兄弟、好法官”。

弟承兄责进山当法官,成乡间佳话

谈起这些年来的司法生涯,黄登林觉得他之所以尽心尽力,一是因为自己真的很喜欢这个职业,所以很热爱它;二是这里是自己的家乡,希望她平安。黄登林说,他的三哥也是一名法官,对他影响很大,“他也曾是德峨法庭的庭长”,带着对司法事业的向往,毕业后,黄登林报考了法院。

德峨乡弄杂村村干部杨文武说,他当了18年的村干部,“黄登林两兄弟,在我们这里影响都很大,至今仍是村里的美谈”。据杨文武回忆,两兄弟做事都很公正,但风格却完全不同,哥哥嗓门大,讲起话来很有气势,每次下乡办案,附近的百姓都赶来围观;而弟弟性格温和,耐心对待每一个人。“真是个好人,只要谁家有纠纷,打电话给他(黄登林),他都来”,在杨文武眼中,这个法官虽然也是上级,但他喜欢听百姓们唠叨,从来不耍威风,到了百姓家,也不挑剔,“有什么吃什么”。

杨雯麟曾是德峨法庭前任庭长,也是黄登林多年的老领导。这些年来,他亲历了处理少数民族案件时的难处,也见证了黄登林为司法事业所做出的努力与牺牲。

杨雯麟说,少数民族兄弟深居大山,法制意识比较薄弱,“调解工作做不到家,就有可能引发暴力事件”。但让他欣慰的是,这些年来,黄登林“人很实在,爱讲实话”,在基层一干就是8年多,一心为民,把别人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来办。

从黄登林履历表上,记者看到,他多次被评为百色市法院先进个人;全区“优秀调解能手”、“全区法院先进个人”、全区“十佳法官”、全区政法系统“百名人民满意政法干警”、“全国优秀法官”;2012年2月被最高人民法院授予“全国模范法官”荣誉称号;2012年4月被评为“感动百色”十大人物。但记者走访村民时发现,由于黄登林的低调,从来没有提及自己所获荣誉,所以在德峨法庭管辖的3个乡镇,鲜有村民知晓他是全国模范法官。

晚上赶回家里,扶着父亲棺木痛哭

黄登林努力守护着千家万户的平安,却没能守住自己的家。黄登林的堂弟说,2004年,黄登林选择去德峨法庭时,全家人都无法理解,嫂子抱着孩子哭求他劝堂哥不要走,但堂哥说:“你以为我舍得离开孩子,舍得离开这个家吗?可德峨是我们的家乡,我们从小在那里长大,我们都不愿意去,那还有谁愿意去?”

黄登林的堂弟说,2006年也是黄登林家最艰难的一年,黄登林的父亲因为患病再也下不了床了。“嫂子又要照顾老人,又要带孩子,我劝说堂哥回来,他反过来要我们多帮帮他的忙,替他照顾老人家和小孩。那年的6月份,老人家病情恶化,我守在病床前,打电话给我堂哥时,他还在村里办案。晚上10时多堂哥赶到家时,满屋子的人都披麻戴孝,堂哥扶着棺木失声痛哭”。

在谈起家庭时,黄登林脸上略有一丝伤感,他说,由于聚少离多,前妻离开了他,后来每逢有好心人再介绍对象给他时,他都有一个要求,就是要对方“能够理解我的工作”。再婚后,由于家庭收入低,妻子每天还得上街摆摊补贴家用。

虽然黄登林是不少人的“好兄弟”,但在堂弟眼中,他大老远赶去看望堂哥时,堂哥连一餐饭的时间都没有留给他,就跟着告状的老人走了。同样,由于黄登林常年在外,别人的孩子都由父母送去学校,只有他的孩子从小就要自己走去上学,“现在,我的孩子已经10岁了,渐渐懂事后,也埋怨我”。

(编辑:杨登良)

上一篇:中共隆林各族自治县委员会关于开展向全国模范法官黄登林同志学习活动的决定
下一篇: 隆林“五举措”力助专项工作出成效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