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县人大 县政府县政协 联系我们 | 站务公告
社会与法制
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与法制 > 正文

村妇抛尸荒野 警方剥茧破案
2014-11-06 11:05:17   来源:广西隆林网   作者:李传元   评论:0   点击: 收藏 | 打印

——广西隆林各族自治县“10 8”故意杀人案侦破纪实

一名中年村妇遭到残忍杀害,陈尸荒野,究竟是情杀、财杀或是仇杀?警方经过连续10昼夜的连续奋战,抽丝剥茧揭开了案件的重重迷雾……

村妇抛尸荒野  警方迅速展开调查

2014年10月8日晚23时,也就是国庆长假结束的第一天,自治县公安局接到群众报警,称该县德峨镇弄杂村37岁的村妇杨某成当天中午上山务工,直到天黑仍不见回家,经寨上群众上山搜寻,发现其已死于本村附近的荒野山上,要求出警调查。

接到报警后,该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公安局长魏星,县公安局政委黄国章等领导迅速率侦技人员赶赴现场开展侦查工作。百色市公安局副局长谭建伟也在第一时间率刑侦、网安、技侦等部门警力赴现场指导侦破工作。

但由于死者家属法律意识淡薄,在公安民警到达现场之前他们已擅自将死者尸体抬回家中,使侦查工作增加难度。

经调查了解,死者抛尸荒野时裤子已被脱下腿部,生前疑遭性侵犯行为。经过市、县两级公安机关技术员的细致勘查现场,阴道内发现遗留有疑似精液的物体。经尸体检验,确认死者系受暴力击打后颈部窒息死亡。

在这很少有人来往的荒山野岭,究竟是谁下此毒手?隆林警方迅速成立专案组开展调查。

线索排查困难重重  侦破工作山穷水尽

专案组对死者生前的社会关系展开调查,发现死者为人老实本分,与本村及附近村民并未有任何矛盾和情感瓜葛,不存在情杀或仇杀的情况,且其家庭困难,当天上山务工时身上未带分文,也不存在劫财的可能。

专案组对死者所在村屯的所有成年男子展开排查,也未发现可疑人员。

那么死者阴道内仍遗留有疑似精液究竟是谁的?难道就是凶手的?专案组迅速将提取到的物证进行送检,并扩大调查走访范围。

DNA检测结果表明,原有数据库没有匹配数据。

显然,要以送检的精液DNA为案件侦破突破口,就要对弄杂村及附近村屯数千名成年男子一一抽检,这意味着将是一项浩大、长期的工程,巨大的经费开支和有限的警力很难完成,而且犯罪嫌疑人未必就在这此群体当中。

案件侦破工作一时陷入僵局。

调查走访线索有突破   模拟实验希望破灭

专案组经分析研究,决定补充警力继续开展线索排查。

数十名警力迅速补充到专案组,民警逐家逐户开展调查走访。

很快,走访民警获得一条重要线索,弄杂村29岁的女村民杨某雄反映,案发当天下午15时许其上山找柴火时,在命案现场下方约几百远的地方听到一声惨叫声,由于其当时背着一捆柴火,只顾埋头往赶回家,所以也没发现异常情况。

该线索引起了专案组的高度重视,因为杨某雄案发当天曾上山务工,在民警调查案件过程中表现得十分积极,不断打探案件侦破进展情况。

专案组分析,如果杨某雄提供的情况属实,那么杨某就是连日来的排查工作中第一个能提供有效线索的证人,如果杨某雄反映的情况不真实,那么其一定出于某种目的,具有重大嫌疑。

为了检验杨某雄证言的真实性,专案组详细了解有关细节后,在杨某雄的现场指引和配合下,安排人员模拟一次现场实验,由一名民警在案发现场模拟发出类似惨叫声,另安排一组民警在杨某雄陈述的位置考证。

经过现场模拟实验,没有发现杨某雄提供的线索存在任何破绽,证实其反映的情况属实,而又无法掌握更有价值的线索,案件侦破希望又再度破灭。

出走男子纳入警方视线   线索核查柳暗花明

为获得更多有价值的线索争取早日破案,专案组决定多管齐下,扩大调查范围。技术人员反复对现场进行仔细的物证提取,并使用警犬对现场物证进行全面搜索;此外侦查民警还在案发附近村屯张贴悬赏通告,以现场为中心、以案发周边村屯为重点进行细致摸排。

专案组对近10个村屯的16至50岁年轻力壮男子案发当日的行踪展开了走访调查,做到村不漏屯,屯不漏户,户不漏人,并收集了相关人员的生物检材。经大量的排查工作,专案组发现德峨镇水井村龙血坝屯居民何某海(男,30岁,苗族)10月10日突然离家外出。据民警调查,何某海去向是往广东省打工。

专案组立即对何某海的活动情况及社会关系开展调查,并安排警力赴广东接触何某海。

然而侦查员到广东省广州市找到何某海落脚地点后,却发现其又转移地方了。

哪怕只有一丝嫌疑线索,专案组都会穷追不舍,毫不放弃。

10月16日,通过大量的侦查工作,侦查员获知何某海已返回德峨老家,当即赶赴其家中展开调查,但其又潜入附近的大山中。

何某海的行踪显得十分诡异,专案组觉得更有希望。

为了尽快找到嫌疑对象何某海,专案组将自治县公安局警犬中队全部投入搜寻何某海的行动中,特别是警犬“芬达”对该村周边大山进行地毯式搜捕中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当搜捕到该村附近的一山林中时,“芬达”发现了藏匿密林中的何某海,专案组立即将嫌疑人何某海进行控制,并及时对其生物检材进行检验鉴定,最终确定了何某海的重大作案嫌疑。

审讯工作也在周密部署中开展,专案组专门制定了严谨的一套审讯方案。

何某海一开始闭口不谈死者情况,持对抗心理。

经审讯,查员耐心的思想工作后,并慑于巨大的心理压力攻势,何某海终于如实供述了其与同伙杨某雄残忍杀害杨某成的全过程。10月17日,专案组迅速将同案犯杨某雄抓获归案。

偶遇他人荒野偷情  目击者竟成冤死鬼

据犯罪嫌疑人何某海和杨某雄交待,两人多年前相识并恋爱,但由于何某海常年外出打工,从2006年以来双方再也没有联系,感情不了了之。

之后双方相互结婚成家,各自有自己幸福的家庭,悲案本不应该发生。

事件发生改变是2014年农历9月6日,因为这一天何某海所在的寨子一个老奶奶过世,附近本屯的群众都来帮忙。

杨某雄也过去帮忙,这时她才遇到也前来帮忙的何某海,双方聊天当天相互留下了QQ号。

当晚分开后双方每日用手机QQ聊天,聊得非常投入,这对恋人8年前的旧情再次激发。

此后何某海多次发出与杨某雄约会的邀请,杨某雄曾作出拒绝,但二人的热聊依然不止。

据杨某雄归案后供述:“毕竟我们曾经相恋过,我对他还有较情的感情,但现在我们各自都有家庭了,如果见了不好,所以我拒绝他几次的邀请。”

10月7日晚,何某海再次通过手机QQ向杨某雄表达相思之情,双方约定于10月8日中午到杨某雄寨子附近的“丫口”相见。

然而10月8日中午,何某海家中来了客人,何某海煮饭接待客人,并陪客人喝酒到中午13时许。

此时杨某雄打来电话,说她已跟丈夫说上山找柴火,现到“丫口”山上了,要求见面。

何某海说家里有客人,可能来不了了,要求改期再见面,杨某雄很生气地告诉他,如果这次不来见面双方以后都不要见了。

何某海当即抛下家中的客人,携带私藏在家中的火药枪往杨某雄寨子附近的“丫口”走了。

当办案民警问何某海为何要带枪出去约会时,何某海称是为了掩人耳目,万一遇到附近村屯的群众,便以解释说是上山打鸟。

何某海走到“丫口”山上时,遇到了早已在此等候的杨某雄。两人商量,在山上的小路约会容易被人发现,决定走往密林深处相会。

在一片树林中,两人聊了约一个小时,然后发生了性关系。

之后何某海帮杨某雄连砍了两捆柴火,加上杨某雄之前砍的一捆,共三捆。两人把柴火抬到小路边,准备各自回家。

正要分手时,何某海决定与杨某雄拥抱接吻,作为一个小别。

两人在路边草地上亲热时,突然一个背着背箩的中年妇女向他们所在的位置走来。

何某海赶紧扭转头躲开,而杨某雄却无法避开。

杨某雄告诉何某海,过来的妇女是其同寨子的杨某成。

杨某成也发现了杨某雄,她即主动与杨某雄打招呼,杨某雄也作了回应。

杨某成继续往山上走,到山上找猪菜。

而此时杨某雄与何某海的心情却非常焦燥起来。因为他们知道杨某成平时爱说闲话,8年前杨某雄与何某海见面时曾被杨某成传出去过,他们想这此肯定也不会例外,因为都已成家,到时彼此都会遭到家人的谴责。

何某海当时与杨某雄商量,给杨某成一点钱做封口费算了,但杨某雄不同意,她说:“这女人给多少钱都封不了她的嘴,干脆把她杀了,如果她不死,我就得死!”

杨某雄的笔录也证实了她当时的说法和动机,她的目的就是为了杀人灭口,以免后患。

两人商量好后,决定一起动手杀害杨某成。他们认为那儿荒山野岭的,杀死杨某成也不会有人看见。

杨某雄与何某海商定后就一起往杨某成找猪菜的地方快速追赶去。当他们走到距离杨某成100多米的地方时,两人又有些害怕,他们再次停下商量如何杀死杨某成,他们担心杀死不了杨某成。

商量约半个小时后,决定由何某海用随时带的枪托打昏杨某成,然后再由杨某雄协助将其杀死。

此时,杨某成正背着一满背箩的猪菜往山上走,由于山坡较陡,杨某成头压得很低,眼睛几乎贴近地面。对于何某海和杨某雄的靠近,杨某成丝毫感觉不到。

死亡已向她逼近,杨某成却浑然不知。

当何某海走到面前时,问:“你要得猪菜啦?”

杨某成“嗯”了一声。

何某海一手抓住其头发,一手举起枪托狠狠砸向其头部。

杨某成应声倒地,旁边的杨某雄立即前去死死抓住杨某成双手,何某海用手掐住杨某成咽喉部位。

杨某成不停地挣扎,背上的背箩和猪菜滚到了山路的另一边。她的呼救声在大山中显得十分微弱,四周荒无人烟,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搏斗了约20多分钟,杨某成停止了挣扎。

何某海又抽出自己腰部的裤带,套住杨某成脖子使劲勒,杨某成完全停止了呼吸。

杨某雄到附近砍来一根生木棒,她本人想用来捅杨某成阴部,但突然害怕,于是交给何某海,说“她死了,你用这个捅她阴部”。

据杨某雄供述,她曾看过电视,说女人阴部出血多了会死,她目的是为了让杨某成阴部出血,死得更快。

杀害杨某成后,杨某雄看看天色快晚了,她向何某海提出先回家,然后往本村方向走了。由于担心死者会复活过来,上路前还反复嘱咐何某海一定要用木棒捅其阴部。

见杨某雄离开视线范围后,何某海才认真看了看杨某成尸体。他发现杨某成侧睡在路边,露出较为丰满的胸部。何某海一时兽性大发对死者尸体进行强奸。

奸尸结束后,何某海整理好自己的衣物,然后用杨某雄找来的生木棒直插入死者阴部。将现场所有遗留物全部带走,然后返回家中。

第二天早上,何某海发现有大批警察进村入户调查杨某成案件,他感觉到非常害怕,即转往西林县乘车往广东省广州市,并把手机卡扔掉重新换新卡。在广州逗留三天后,心神不定的何某海又返德峨镇老家,在附近山上被民警抓获。

而同案犯杨某雄在作案后却在寨上平静地呆着,她积极配合公安民警调查案件,了解案件进展情况,丝毫不显露出惊慌或反常行为。在其被抓获后仍持对抗心理,拒不交待问题,直到获知同案犯何某海落网,自知无法掩盖罪行,才主动交待杀人抛尸的犯罪事实。

当民警讯问其为何要主动提供案件线索,反映当天上山找柴火时曾听到死者的惨叫声时,杨某雄称是为了转移警方的侦查视线,因为寨上曾有人发现当天其上山找柴火,担心会怀疑到她。

只因偷情被她人撞见即杀人灭口,何某海和杨某雄的残忍行为令人发指,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犯罪嫌疑人何某海和杨某雄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截至发稿,公安机关已将调查材料报请检察机关批准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编辑:杨登良  编审:林斌)

上一篇:男子酒后无证驾驶摩托车 犯危险驾驶罪判拘役
下一篇:一只失踪母鸡引发婆媳战争 媳妇咬伤婆婆手指双方对簿公堂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