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县人大 县政府县政协 联系我们 | 站务公告
杂论
首页 > 文艺天地 > 文学之窗 > 杂论 > 正文

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看隆林经济发展战略 的“破”与“立”问题
2014-12-26 15:10:07   来源:广西隆林网   作者:韦达书   评论:0   点击: 收藏 | 打印

备受世界与国人瞩目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于12月12日尘埃落定。会议提出了2015年经济工作的总体要求: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以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

备受世界与国人瞩目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于12月12日尘埃落定。会议提出了2015年经济工作的总体要求: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以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把转方式调结构放到更加重要位置,狠抓改革攻坚,突出创新驱动,强化风险防控,加强民生保障,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并在这个总框架下提出了明年经济工作的五大主要任务:一是努力保持经济稳定增长;二是积极发现培育新增长点;三是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四是优化经济发展空间格局;五是加强保障和改善民生工作。

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备受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广大的专家学者纷纷进行解读,第一时间把脉和感知中国经济走向。通过研读一些专家学者关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解读,联系当前隆林经济走向及发展状况,笔者认为,隆林的经济要取得实质性的发展,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要更上一层楼,必须解决好经济发展的“破”与“立”的战略思想问题。

一、决策层必须打破多年来把“工业立县”战略放在首位的定向思想。

隆林的领导决策层之所以多年来一直把“工业立县”战略放在全县经济工作的首位,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从中央到地方GDP是衡量政绩的主要指标。因此,很多地方领导层为了任期内的政绩,不惜代价,不遗余力追逐工业经济的规模效应,追求GDP的无质无序增长效应,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所谓的GDP增长,隆林也不例外。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释放了重要信号,对GDP认识更加深化着力纠正不正确的政绩导向,强调要全面认识持续健康发展和生产总值增长的关系,不能把发展简单化为增加生产总值,努力实现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得到提高又不会带来后遗症的速度。并且明确了贫困地区要把提高扶贫对象生活水平作为衡量政绩的主要考核指标。从中央的经济工作政策导向和释放的信号来看,毫无疑问,隆林目前这种旧的、传统的、粗放的、科技含量极低的、片面的GDP增长模式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不破旧,就难以立新”,逆势而为,必定得不偿失。因此,隆林的领导决策层应该到了深刻反省、反思,重新审时度势,重新思考定位“GDP”增长方式的时候了。二是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隆林的有色金属工业经济曾经有过辉煌的时期,致使历届的隆林领导决策层一直抱有隆林有色金属工业经济会有再现辉煌的那一天的美好愿望。不可否认,在“十五”和“十一五”期间,隆林的有色工业经济遍地开花,捷报频传,特别是隆林铝工业随着全国房地产行业的疯狂,其产量、产值、利润、税收在2006至2008年达到了顶峰,为隆林整个经济社会的繁荣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然而,在这辉煌景象的背后,作为领导决策层更应该清醒的看到,即便在隆林有色工业经济最辉煌的07、08年,其工业经济给隆林所创造的财政收入都不到全县财政收入的十分之一,主要的财政收入仍然依靠水电、房地产、基础建设,工业经济给广大农村群众带来的增收更是微乎其微。而且,时至今日,隆林有色工业经济仍然处于政府主导型的、最原始的、最低级的、最粗放的、最传统的、技术含量最低的初级工业经济阶段,又属于国家严格管控的高耗能、高污染行业,其在市场经济中的脆弱性不言而喻。自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铁的事实已经证明隆林的有色工业经济不堪一击,多家规上企业一度陷入停产半停产状态,被视为隆林有色工业经济火车头的铝工业,在政府的全力补贴下才勉强艰难经营,时至今日仍无改观迹象!在笔者看来,隆林铝工业是否还值得政府全力补贴、死保烂保?这个问题应该到了领导决策层认真研究和重新推敲的时候了。理由有三点:一是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释放一个重大信号是,产业结构调整双管齐下,一方面要淘汰落后产能,另一方面要实施创新驱动。会议要求,坚定不移化解产能过剩,坚持通过市场竞争实现优胜劣汰。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部长冯飞认为:“部分行业产能严重过剩是当前最突出的经济结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地方政府行政力量在主导产业发展。根本化解办法是靠市场机制,使市场优胜劣汰的作用能够发挥出来。”冯飞还说,一些地方对大项目提供土地、税收、电价等优惠和补贴,实际上是产能过剩的温床,必须抓紧清理,节能减排环保的要求要成为硬杠杠。二是隆林本身没有铝土矿资源,铝土矿资源是推动铝工业能否可持续发展的先决条件和内在因素。技术可以引进,资金可以引进,人材可以培养,但这些都是外部条件外部因素。从辩证法的角度来讲,内因决定外因,没有内因这个先决条件,再好的外部因素也是白搭!三是随着国家大力推进的“电价改革和电力体制改革”逐步落地实施,许多知名经济学家早已纷纷预知,铝工业用电价格将大幅下降,所以可以预见隆林原有的5亿度低电价成本优势将不复存在,“铝电结合”的战略目标将成为历史!

笔者全力主张隆林的领导决策层打破“工业立县”战略放在首位这个思想,并不是主张全盘否定隆林的工业经济,也不是主张不再发展工业经济。而是,建议领导决策层要主动适应中央经济政策的走向,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不要过多的干预企业的经营与发展,把企业交还市场。因为,企业能否发展壮大,主要是靠市场机制和企业本身的创新驱动来实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明确指出,化解产能过剩的根本出路是创新。这不是政府所能够做到的,政府要做的就是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完善促进企业创新税收政策等工作,为企业营创一个公平、公正、公开的经营环境和竞争环境。

二、领导决策层必须树立“工业、农业、旅游业”三足鼎立、三驾马车并驾齐驱的经济发展战略思想和战略目标。    

多年来,隆林的领导决策层由于偏重于发展工业经济,把过多的精力、物力、财力耗费在发展工业经济上,而忽略了农业、旅游业在县域经济中不可或缺的战略地位,造成隆林的农业、旅游业发展严重滞后于其他周边兄弟县(区)。我们数一数,在农业品牌方面,西林有“沙糖桔”“西林麻鸭”,田林有“八渡笋”,凌云乐业有“白毫茶”“浪伏黑茶”,安龙有“安龙香米”“莲藕”,罗平有“油茶”“蜂蜜”等等。在旅游品牌方面,西林有 “宫保府”,凌云乐业有“天坑”、“火卖”,安龙有“荷花节”、罗平有“油菜花节”等等知名景点。我们周边兄弟县(区)这些农业品牌、旅游景点都是已经成熟了的,叫得出口、拿得出手、为群众带来实实在在收入了的硬东西,已经产生了很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反观我们隆林,我们有了哪些可以拿的出手叫得出口的农业品牌和旅游景点呢?答案是,没有。所以,笔者认为,隆林的领导决策层应该到了放下老大哥的架子,多向周边兄弟县(区)学习如何发展农业经济和旅游经济的时候了。

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任务来看,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解决好“三农”问题始终是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中央在政策和资金的扶持上将不断的加大力度,利好农业经济,而且百色到北京的果蔬专列已经开通,对农业经济来说这更是看得见摸得着的重大利好。旅游业是个朝阳产业,百色市委市政府去年就把全市的旅游业定位为融入桂滇黔大的旅游经济圈的战略目标,而我们隆林地处桂滇黔三省交界处,区位优势显而易见,应该成为融入桂滇黔旅游经济圈的排头兵。由此可见,我们的农业、旅游业面临着广阔的发展空间和前所未有的历史与政策机遇期,如果我们能够紧紧抓住机遇,举全县全民之力把农业经济和旅游经济搞好了,人民群众的增收问题就会迎刃而解。这也恰好顺应了中央关于优化经济发展空间格局的宏观发展方向,因为反观隆林的工业经济,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已经面临着环境承载能力的瓶颈、资金瓶颈、技术瓶颈、人材瓶颈、资源瓶颈、市场瓶颈等诸多困难。所以,优化经济发展空间格局对隆林来说迫在媚睫。

从隆林的地理位置和生态环境来看,隆林的生态环境相当脆弱,石漠化非常严重。2009年到2011年连续三年的百年一遇特大旱灾,已经用铁的事实告诫我们,隆林的生态环境非常之脆弱。要改变这种脆弱的生态环境,造福我们的子孙后代,最好的办法就是大力发展生态农业,有且只有走发展生态农业这条路方可保住我们的美好家园。而如果一味的发展高耗能、高污染的工业经济,无疑是给隆林脆弱的生态环境雪上加霜!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希望领导决策层做决策时不要忘了我们曾经痛苦的“连续三年特大旱灾”。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隆林的领导决策层,必须打破“工业立县”的定式思维,树立“工业、农业、旅游业”三足鼎立、三驾马车并驾齐驱的战略思想和战略目标。在发展工业上求质求优,在发展农业上求规模求品牌,在发展旅游业上求精品求民族特色。力争用5年到10年时间,实现工业、农业、旅游业三驾马车齐头并进的繁荣局面。

 

上一篇:发展乡镇非公有企业必须有大战略眼光
下一篇:广西隆林苗族“跳坡节”印象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