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县人大 县政府县政协 联系我们 | 站务公告
散文
首页 > 文艺天地 > 文学之窗 > 散文 > 正文

公休•我回家
2016-09-05 15:48:42   来源:   作者:韦 祎 君   评论:0   点击:

刚刚结束了难得的公休假,收拾好心情,继续投入新的战斗了。与大多数同事不同的是,我没有选择到自己想去的地方,去看看大都市车水马龙的繁景,去体验各地民族特色风情,去熏陶自己尘寂的灵魂,我选择了回家。起

刚刚结束了难得的公休假,收拾好心情,继续投入新的“战斗”了。

与大多数同事不同的是,我没有选择到自己想去的地方,去看看大都市车水马龙的繁景,去体验各地民族特色风情,去熏陶自己尘寂的灵魂,我选择了回家。

起初确有不甘,难得的假期就耗在这待了二十多年的小地方,浪费了!纠结的心情驱使我拿起电话征求母亲的意见,但是,纵使我有一百个不回家的借口,母亲总能找到一百零一个把我“诱骗”回家的理由。既然拗不过那就从了吧。就在回与不回的“争论”喋喋不休在脑海里斡旋之际,那熟悉的标着文字的地名正在“欢迎”我的到来,原来回家的路程已过大半了。

一路奔波确实有点儿疲了,回到家空无一人的凄凉感涌上心头。带着各种不满,我拨通了母亲的电话。“早知道我就不回来了,一个人都没有!”一肚子怨气毫无遮掩向电话那头发泄。

外婆身体一直不好,特别是外公离世后的这两年,因年轻时为了生计常年超负荷劳作落下一身的病根儿的外婆更是每况愈下。自打外公走后,外婆便一个人生活。我们好说歹说让她跟我们一起住,年纪大了行动又不便,万一出个啥的咋办。不管我们找了什么理由,愣是没把她说动。她给我们回答永远就是一个,这儿有她跟外公的点点滴滴,是外公留给她的念想,无论如何她都不会离开的。正因如此,母亲每天都要到外婆家,烧好水给她泡脚,把一切都弄好了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家。女儿真是母亲的小棉袄,一点儿都没错!

自打我懂事儿以来,母亲陪伴我的时间总是比父亲多很多。父亲曾是一名边防警察,他不是在出差就是在下乡的路上。从小到大,和父亲在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这也是我和父亲的关系一直处于冰点的原因。小时候,每次开家长会都是母亲参加,可是同学的家长会父亲总能如期而至。我一度怀疑父亲是不是不喜欢我。带着这个问题,我问过外婆也问过妈妈,但得到的回答永远是一样的:爸爸是警察,他去抓坏人去了!与父亲关系的回暖也是在他转业以后,我们的时间和机会才多了起来,也对彼此有了更多了解。

所以我的成长之路上,陪伴我最多的就是母亲。在我三岁的时候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教室,可那儿并不是幼儿园的教室。母亲曾是一名语文老师,她每天早上都要到教室监督学生早读。当时父亲到外地培训,这一走就是大半年。母亲是既当爹又当妈,每天早早我就得跟她一块儿起床,洗漱完毕后就坐上那辆紫色凤凰牌儿自行车,两只小手紧紧抓住母亲的衣服,生怕稍不注意就摔下来。到教室后,母亲就让我坐在门口角落的小凳上,然后便在教室里“巡视”起来。早读结束后,母亲拎起我把我“固定”在凤凰牌后座上,叮嘱我抓紧,到学校门口的包子铺买了两个花卷儿就匆匆把我送到幼儿园。父亲不在的日夜,母亲就像一个超人,克服各种困难,既要上课接送我忙各种家务……看着那被氧化生出铁锈的凤凰牌后座,儿时与母亲的一幕幕回忆如被投影仪循环播放一般,那样清晰。每次回家,我都会把相册翻一遍,那些泛黄的黑白照记录着我的成长,更记录着母爱。

如今,照片里的小娃娃已经成长为一名人民警察,与全国200万同行一起,用行动履行着入警时的承诺。正因工作的特殊性,身在异地的我不能常回家陪伴父母,父母生病了也不能在身边照顾,对双亲的愧疚无以言表。

母亲的爱,无私、伟大;母亲的爱,更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道得明的。在母亲眼里,我们永远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她们都会用“唠叨”来表达这份爱。可对于这份“唠叨”的爱,我们或许会厌烦甚至嫌弃,总觉得我们已是成年人,不再需要她们的唠叨。殊不知,人生本来就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人最怕的就是“早知道和不应该”。母亲,是一个甘愿承受十月怀胎之苦再忍受浴火重生之痛把生命带到世上来的人;母亲,是宁愿自己饿着也要让儿女吃饱穿暖的人;母亲,是在你迷失方向时的引路人;母亲,是永远不会跟儿女计较得失的人。母爱,是一个结,一个打不开也不想打开的结。

人说,世上的事什么都可以等待,唯独孝心不能等待,每次见到母亲,她为儿女辛劳一生的影子总浮现在我眼前,总觉得我做儿子的应该多些在母亲身边,尽尽孝心。

妈妈,今后有空,我一定回家,回到您身边!


编辑:粱万德

上一篇:独特地域中的美味佳肴(一)
下一篇:高 山 深 处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