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县人大 县政府县政协 联系我们 | 站务公告
散文
首页 > 文艺天地 > 文学之窗 > 散文 > 正文

古 槐
2016-09-17 09:33:43   来源:   作者:韦 文 敏   评论:0   点击:

一株盘硕如巨伞的大树,在晨雾中时隐时现,在晨曦中时明时暗。所谓古,是因为周遭没有人知道它曾经承载了多少岁月;所谓古,是因为连它自己也不知道它已经收留了多少日子。古,浸进了方园老少的传说中,古,渗透

一株盘硕如巨伞的大树,在晨雾中时隐时现,在晨曦中时明时暗。所谓古,是因为周遭没有人知道它曾经承载了多少岁月;所谓古,是因为连它自己也不知道它已经收留了多少日子。古,浸进了方园老少的传说中,古,渗透在童叟皆谈的故事里。这就是故乡的古槐树。

在树下仰望,虬杂盘桓的枝干,是一条盘古时代的龙的图腾。它粗臂伸延,似欲环抱苍野,硕指挺翘,宛若直指云霄,它是成道千年的苦行僧,星光洗涤而不失苍劲,日月曝晒而不失本色。而晨光中鸟瞰,它又如一位参禅的仙翁,簇簇绿叶是它飘然的秀发,虬劲的枝干是它的道骨仙风。风吹而不能奈何,雨淋而不萧索。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从地平线上射出,把远峰射得如浓墨重彩了一般地绿时,古槐树便从绿森森的梦萦中醒来。它唤醒了沉睡中的小鸟,搅动了梦寐中的村庄。吆鸡喝鸭的声音便成了乡野僻村的交响曲,演绎千年而不乏味,奏唱千载而不衰竭,唯故乡,谁与之听?

早晨,几朵在天际游移未定的云,还没来得及和夜色同行,便被阳光点缀成了五彩斑斓的霞蔚,一幅旷世的壮锦便被镶嵌在苍穹上。槐树于是在霞光中梳理,把昨夜收留的月色点化,把清晨吸纳的阳光蕴藏,等待另一个霞光满蔚的日子到来时重新施展。

此时,站在山脊上俯瞰,人间仙境就在眼前。楼宇林立了的村庄和老槐树比高;琉璃成画了的房舍和古槐媲美。它们相映成趣,相得益彰。月亮在西天边痴痴地疑惑,它还来不及隐藏,便被迫不及待的阳光掠去属于它的夜色,一时间它一片暗淡,一片沮丧,恨不得把阳光遮挡,把夜色挽留。只有古槐自得其乐,不和月亮争夜色,不和太阳抢白昼。其实,个中原由,孰是孰非只有古树知道。

记忆中的古槐,是鸟雀的家。每天是小鸟唤醒的晨晕,云雀招徕的晨曦。人们在劳累后经过一个长夜的放松,便又在鸟雀的欢呼声中开始了新一天的劳作。记忆中的古槐,是故乡的坐标,无论你身在何处,标杆总在你心中矗立着,牵扯着你的神经,让你不至于漂泊无定,迷失方向;无论你漂泊天涯,浪迹海角,想起家便想起古槐树,想起古槐树巍峨的身躯,以及巍峨身躯覆庇下的村落;想起故乡便想起古槐树,想起古槐树下曾经的茅舍竹篱,想起竹篱中父亲佝偻的身影,母亲纤弱的身躯;如果你是飘荡的风筝,古槐树就是牵扯你乡情的线,无论你飘入云端,荡进天际,它都会牢牢地牵挽着你,让你的的灵魂不至于涣散,让你的梦有家可归。

我曾经怀过一次梦,把自己梦成了迷失方向的云雀,仰望云端,银河渺渺,我不知所往;俯瞰大地,人间熙熙攘攘,我不知所属。于是梦成了风中古槐摇曳的树影,雨中婆娑的树冠。醒来发现,古槐已不只只是古槐,而是少年心中被烙印了的故乡,老年人心灵深处支撑乡情的磐石。

“你们村有我们村那样的大树么?”,读小学时总是这样向同伴们夸耀;“你们村不会有我们村那样的大树”,读中学时是这样对同学说的;“我的故乡是长有一株大大的槐树的地方”,在外工作时是这样对同事说的。其实,故乡即古槐,古槐即故乡的念想总是被混淆着,到底古槐是故乡,还是故乡是古槐我自己竟也莫名其妙地成疑,以至今日。

如今,黑发成银岁月老,痴心入梦乡情浓。对古槐的尊逾重,对古槐的敬更憨。尊它的洒脱自然,历经百年或愈千年而枯荣不假。春来时便绿,而且绿得发紫发亮;秋到时便秃,枯秃得不伦不类。但它不以苍翠为荣,不以枯秃为耻,坦坦然,荡荡然,人何以比?敬它的舒张随意,伸展自度,不与时季说枯荣,不与风雨论得失。哎!唯与树谈,我又能和谁谈成‘怡然’的人间这样的疯话来着!

(编辑:梁万德   编审:林斌)

上一篇:放假,玩山去
下一篇:苗 族 的 银 饰 情 结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