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县人大 县政府县政协 联系我们 | 站务公告
散文
首页 > 文艺天地 > 文学之窗 > 散文 > 正文

班支花·在蕉海蔗林中徜徉
2016-10-05 08:14:48   来源:广西隆林网   作者:鲁贡   评论:0   点击:

前不久,我接到了班支花文友A的电话:你不是要与文友们采访《平勒之战》有关人物吗?趁早来吧,老爸劏了狗,还打到了十几条黄蜂鱼,等你们来呢!我想起了一尚热情好客的A的爸安叔多次相约,要我带几位文友过去玩

前不久,我接到了班支花文友A的电话:“你不是要与文友们采访《平勒之战》有关人物吗?趁早来吧,老爸劏了狗,还打到了十几条黄蜂鱼,等你们来呢!”我想起了一尚热情好客的A的爸安叔多次相约,要我带几位文友过去玩玩,便约了三位文友同行,顺便采访贵州德窝镇甘河村一位民国时期老人。

车子过了天生桥二级水电站,便进入了者保乡班支花村的西大门——纳贡村。A已前来迎接,我们便乘车一路前往班支花。此时,只见公路两旁蔗林荫荫,路边扁牌上写着“果蔗之乡”,汽车驶过,蔗叶随风翻动,给这“秋老虎”时节带来了几许清凉,车子再行几公里,到了班支花境界,又是另一番景像了:南盘江沿岸(准确说已是平班水电站库区)右边仍不乏一眼蔗林,山腰上又多了一片片蕉海。不一会,来到了一大片蕉海下,A要求停车,并领文友们上了她这片200亩的蕉海里。此时,只见一串串将成熟的西贡蕉倒垂,有的已经黄熟,A割下几串,说是每人一串,是让大家带回的“礼物”。可以说, A就是靠这200亩蕉海起步,带领班支花村的父老乡亲走上富路的,她也因此被评为隆林各族自治县现代经济能人。

A带着文友参观她的蕉林,因我已看过她这片蕉林,A就有意让我留下守着割下的西贡蕉。文友们跟着A在蕉地里转悠,我一个人坐在蕉林下静静的回顾A艰难的创业历程。

A1999年至2010年先后任班支花村妇女主任、村民委主任、村党支部书记,是一位敢想敢干敢于创新的人,A在班支花村乃至平班水电站库区周边利用有限的土地资源,引进西贡蕉种植,并身先士卒种植了200亩作示范带动,获得成功后在平班库区推广。2006年6月,在上级的支持下在班支花村成立了首个跨省区西贡蕉种植协会,会员发展到桂黔两省(区)3个县6个乡(镇)90余户,A任会长。她所在的者保乡有西贡蕉3000亩,年产西贡蕉0.75万吨,产值1500万元,成为者保乡及平班库区群众经济收人的重要来源,并辐射一些乡镇和贵州省安龙、册亨等县,使西贡蕉产业迅速发展。现在,隆林各族自治县西贡蕉种植已遍布全县六个乡镇,种植面积达25000余亩,县农业局办公室领导对我说,近年内将发展到五万亩,西贡蕉成为该县群众脱贫致富的指导产业,不能不说这个产业没有A “吃螃蟹”之功。

正当我沉浸在A艰苦创业历程之时,阵阵笑声打断了我的思路,文友们回来了,他们一路赞扬A的创业精神和丰硕的收获。接着,我们又沿着南盘江边的蕉林蔗海朝班支花前行。

下午四点,我们来到了班支花平勒屯A的家,安叔出门迎候。不一会,安叔就端出热腾腾的狗肉和香喷喷的黄蜂鱼汤请我们入座,席间安叔安排:晚饭后去割自家养的两箱蜜蜂糖,每人带回家一份,明早到贵州德卧镇甘河村采访,回途游多有故事传说的“小河沟”,下午沿江而下,观赏班支花蔗林蕉海和中国平班野钓基地。这些活动对文友们来说也是一次难得的接地气机会。

次早,安叔开着自家的机动船把我们送到贵州甘河采访。江面轻雾缭绕,远处景物若明若暗,招来文友许多遐想,连连称赞:如同仙境,太美了!回途按安叔的安排游览了“小河沟”,A边走边给文友们讲述了富有传奇色彩的“小河沟”系列故事。A不但是经济能人,也很有文学天赋,少年时代就当了《黄果树》报小记者,后来经我修改润色,她的《小河沟故事系列》终于在文艺刊物发表。

归来已是中午时分,我们先参观了安叔六亩果蔗,安叔谦虚地说:我们家的蔗地没什么看头,只有两位“留守老人”在家,还得护理蕉地,做农活,开渡船,果蔗只种了六亩,年收人不过五六万,与别家比,微不足道了。两位年逾六旬的“留守”老人尚能做到这份上,文友们已经从心里敬佩了。

午饭后,我们按安叔的安排,回途取道平班镇,一路轻车漫行,边走边看,在班支花蕉林蔗海中徜徉。

一路上,平班电站库区湖光水色和网葙养鱼映入眼中、“突突”作响的机动船在湖中来来往往,渔民正在收网,把一条条肥美的盘江鱼丢进鱼仓,文友小陈问A:现在班支花群众的生活怎样?文友阿惠抢答:还须问吗,看看这蕉海蔗林和掩映在其中的蕉楼蔗楼和停靠在房前村头的大小汽车,不已经明白了吗?“可是改革开放初的班支花,可是者保乡有名的穷村啊”A的补充,给文友们了解今天班支花人的生活找到了完满的答案。

我们来到了一块写有“班支花渡口”的匾牌下停下,A给我们介绍了“班支花”的简历:今班支花村解放前和解放初是“三棒乡”所在地,江对面是贵州安龙县坡脚乡,“三棒乡”曾是广西、贵州南盘江沿江乡镇的商品集散地,并设码头,也是兵家必争之地,新桂系头目之一白崇禧和西隆县江防司令、伪县长陆尔福都曾把班支花当作他们重兵布防之地。白崇禧曾在此刻留石碑。听了A的介绍,我们顿时感受到了班支花厚重的历史。

车子在蕉林蔗海中前行,白色的小楼掩映在蕉海蔗林之中,对面的贵州山腰也是蕉林片片。车子前行了约二十分钟,文友们看到江两岸平整的排列着一个个平台,A说,那是钓鱼台。2015年,中国路亚野钓基地项目看重了这片水域,便永久定为“东盟自然水域垂钓大赛基地”,每年都邀请东盟十国选派运动员前来参加野钓大赛,再往前,江面更宽阔了。这是“中国(隆林)南盘江全国龙舟赛基地”每年我县都邀请全国各省(区)运动员前来参加龙舟赛,下个月野钓大赛和龙舟赛又如期举行了,A说 。“经济基础为文化体育发展奠定了基础啊”文友们深有感触的说,“文化的发展又促进了经济的发展”A又补充。

车子驶出了班支花,蕉林蔗海仍在文友眼前浮现,还有那掩映在蕉林蔗海中的白色小楼、村头寨尾的大小汽车,勤劳朴实的面孔、班支花那令人难以估量的美好前景……

(编审:杨登良)

上一篇:古 庙 探 秘
下一篇:遗韵悠长的文化碎片(一)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