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县人大 县政府县政协 联系我们 | 站务公告
散文
首页 > 文艺天地 > 文学之窗 > 散文 > 正文

遗韵悠长的文化碎片(一)
2016-10-08 10:26:29   来源:广西隆林网   作者:蔡良   评论:0   点击:

在隆林境内,存在着一些历史遗迹和现在仍然使用的物具、仍然在做的事情、仍然保留的现象,这些都是流传年代久远的、遗韵悠长的文化碎片,是隆林各民族奇特的历史记忆,现在,仍然散发着历史的光芒。一、城墙——

在隆林境内,存在着一些历史遗迹和现在仍然使用的物具、仍然在做的事情、仍然保留的现象,这些都是流传年代久远的、遗韵悠长的文化碎片,是隆林各民族奇特的历史记忆,现在,仍然散发着历史的光芒。

一、城墙——人类生存法则演变的符号

城墙,是人类特殊历史时期维护家园地域安全的壁垒屏障,铜墙铁壁,坚固的堡垒,象征实力的存在,抵御外敌入侵的决心。从家院的护墙,村寨的围墙,城池的城墙,大到中国的万里长城,无不体现安全第一的重要。这是人类生存法则的文化象征意义。

隆林的新州、弄桑、古城、团石、阿搞、安然、班支花、和平等地方,尚有遗留的古城墙、炮台遗址。古城城墙,见证了历史上狄青与侬智高的对抗;班支花城墙炮台,经历了解放军和国民党(白崇禧)的临南盘江交战;新州城墙,体现历代统治阶级地方政府的统治阶级意志;弄桑、古城、团石、阿搞、安然、和平城墙遗址,则表示居住地民众抵御外敌(土匪、异族)的屏障。

隆林的古城墙,是民众保卫家园的安全需要、中国历史发展的缩影。

二、火葬——隆林彝族历史的文明体现

在隆林德峨镇的彝族寨子阿搞屯背面山坡上,有彝族火葬场遗址,遗址上有从前焚烧尸骸的坑槽。据彝族寨老介绍,彝族老辈们流传的丧葬习俗,先人逝去,实行火葬,这是火葬场地。

中国民间的丧葬习俗有土葬、水葬、天葬、火葬,从历史发展进步、文明卫生环保的角度以及人们观念的变更方向来看,无疑,火葬是一种比较接近现代文明的行为。

隆林彝族从前的丧葬习俗,具有人类古代文明的光辉典范。

三、蓝靛——民族向美的色彩梦想

隆林猪场乡有个叫“瓦厂沟”的寨子地名,因制蓝靛而出名。这个寨子有72来户300多人,全部是苗族(偏苗)群众,这里的群众家家户户都有种植、制作蓝靛的传统,人们依靠种植玉米、饲养牲口和制作蓝靛生活。制作蓝靛是他们主要的经济收入来源,全寨种植蓝靛300多亩,近几年全寨子每年制作蓝靛收入均有300万元以上。

瓦厂沟真是一个蓝靛制作“工厂”,在寨子的旁边坡地上,大大小小、上上下下,层次分明地排列着几十个一米五见方的水泥砂石制成的圆形池子。每户群众都有几个制作蓝靛的池子。

五月是蓝靛草成熟季节,群众把收割的蓝靛草全部运到蓝靛池酿制蓝靛膏。蓝靛制作过程是播种希望的过程,更是一个艺术创作过程,穿着多彩服饰的苗族妇女,穿梭忙碌在蓝靛池子和收割蓝靛的田地里,收割、运输、浸泡、酿制,经过一个月左右,蓝靛膏就制好了,人们把蓝靛膏拿到市场上,售卖给苗族、壮族群众用蓝靛来染布,制成色彩缤纷的服饰。这些服饰装扮了隆林“花一样的民族”。

青蓝色的蓝靛草、深蓝深蓝的蓝靛膏、蓝色清香的染布,织就了瓦厂沟苗族同胞的蓝色梦想。

五月是一个五彩缤纷的季节,更是一个收获的季节;五月的瓦厂沟里的“蓝靛工厂”是一个多彩的景观,是一幅苗民幸福劳作的多彩画卷。

四、纺织——苗锦壮锦织就生命轨迹

隆林苗族、壮族自古有种麻、种棉织布的传统。这是生活运转、生命传承的主要活动,是人类“食、衣、住”的重要内容之一。如今,隆林苗族、壮族仍在进行着这项活动,当然,大部分制作服饰的原材料已经从外购置,但仍有相当部分原材料,是苗族自己种植的麻、壮族自己种植的棉花制成的,苗族妇女和壮族妇女,她们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和精巧的技艺织就了苗锦、壮锦。

苗族妇女种植火麻和青麻作为织布原料,纺麻织布过程工序比较复杂,从种麻开始到织出布,前后要经过十几二十道工序:种植、采收、剥制、舂、搓、接、煮、纺、盘、漂白、碾压、装机、卷线、织布。整个流程需要约一年时间,需要织布人具有吃苦、耐劳、细心、耐心的精神,以及内心沉静、头脑智慧。

壮族妇女种植棉花织布,和苗族妇女纺麻织布有异曲同工之妙。从种植棉花开始到织成“花肖壮锦”,也是需要约一年时间,也有约二十道左右的工序。

苗族妇女、壮族妇女用原料织成布需要一年时间,再把织好的布染色、裁剪、缝制成五彩缤纷的服饰又需要约一年时间。

苗族妇女、壮族妇女千百年传承下来的纺麻织布和纺棉织布技术,以及服饰制作技术,是非常了不起的壮举,苗族妇女和壮族妇女是勤劳智慧的,她们的心智和耐性是非常了不起的,织布和服饰制作功劳是非常伟大的,她们承载了御寒向美的重担和传承民族文化的重担,民族的生存发展有她们不可磨灭的功劳。

五、画腊——苗族迁徙历史的不灭记忆

中国苗族由于历史上民族斗争、生存危机的原因,“九黎蚩尤”古苗族部落因战争失败,从北方向南方,由东方向西方流动迁徙,大规模、远距离迁徙,跨越漫长时空,经历非常苦难,形成现在主要分布在中国西南地区,以及东南亚和世界各地的格局。苗族原来没有文字,他们的发展历史、迁徙历程只是凭历代先人口口相传,没有文字记载。但是,他们有一个奇特的符号记录方法,苗族妇女们把迁徙经过的河流、山川、草地、森林,以象形的图案描绣刻画在她们所穿的服饰上面,以此记录他们迁徙的记忆。这就是苗族“画腊染布”来历的一个悲苦历史传说。

“画腊”是隆林苗族妇女制作服饰过程中的一个重要工序流程技艺,她们把想要体现在服饰中的图案,如花鸟虫鱼、云朵流水、方圆圈线等,先用融化的蜡水画在材料布上面,点出各种线条、图案、花样,再用蓝靛浸染后脱腊,材料布上面就显现出设计好的图案。然后把这些印有图案的蜡染布裁剪制作成各类服饰,并辅以挑花刺绣,穿缀银饰珠串,最后形成了样式别致五彩缤纷的服饰。

(编审:杨登良)

上一篇:班支花·在焦海蔗林中徜徉
下一篇:遗韵悠长的文化碎片(二)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