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县人大 县政府县政协 联系我们 | 站务公告
散文
首页 > 文艺天地 > 文学之窗 > 散文 > 正文

没有母亲的母亲节
2017-05-15 10:30:31   来源:广西隆林网   作者:梁万德   评论:0   点击:

八十八岁的母亲悄然的走了。我读不懂母亲走时的表情是淡然还是遗憾。母亲不知道源于古希腊的母亲节,也不知道安娜• 贾薇然因母亲去世而恸哭感动了美国人,以至美国把每年五月份的第二个星期日当作法定母亲...

八十八岁的母亲悄然的走了。我读不懂母亲走时的表情是淡然还是遗憾。

母亲不知道源于古希腊的“母亲节”,也不知道安娜• 贾薇然因母亲去世而恸哭感动了美国人,以至美国把每年五月份的第二个星期日当作法定“母亲节”。

用最简单的一句话概括母亲的一生,就是“含辛茹苦,勤俭持家,养儿育女”。她也像天下的母亲一样,生前不奢求儿女给予任何回报,也不希望死后得到“厚葬”,她用艰苦而平淡一生,为儿女写下了一本厚重的书。

父亲是日本侵华时被迫从南宁流落隆林的,在隆林他无田无地,从事银饰维生,当时隆林各族群众生活十分贫困,父亲一年挣不了几个钱,母亲只好“跑街”做些小生意补贴家用。年末年初生意淡薄时也上山开荒种些五谷杂粮以防饥荒。五十年代初隆林战事吃紧,很多乡亲都因逃避战乱而暂逃它乡,母亲硬是种完最后一片玉米地才离家出走避难,回来时米缸已空无颗粒,只好上山把正灌浆的嫩玉米拿回用刀削下磨成浆糊 煮了充饥,而惧怕战乱早早逃避他乡的人家很多只能上山找野菜充饥,人们都非常赏识母亲的智慧勤劳与胆识。

在我的印象中,妈妈跑街做小生意是很辛苦的,因为做的都是些瓜果小吃类的小生意,不宜久留,因此天不亮就得起床,约了同街姐妹一同前往墟场,中午回来草草吃了午饭就上街摆摊了,天黑回来也是草草一餐,吃过饭就清点一天的收获,多是分票角票,我们在一边看着,真希望看到妈妈清点完后那丝笑容,因为能知道妈妈今天没有白跑,如果能赚上十块八块,妈妈就会递来三分五分给我们做零花钱,如果赚的不多或赔了,妈妈就会满脸愁容甚至通晚不眠。

妈妈的勤俭是出了名的,有时近乎吝啬而让我们不理解。削冬瓜南瓜稍厚,或煮菜放油稍多,都会被母亲责怪,当时家乡是点茶油或桐油灯,把灯草挑得太长太亮、用油太多都会被母亲责怪:“要是我像你们不知道节约,怎样养活兄妹三人?”不小心打坏家具,母亲就责为“败家子”。

刚解放那几年,百废待兴,人们还在贫困中挣扎,到了年关,父母总是眉头紧锁,吃的好怀多少别人不见,而我们兄妹三人,过年的新衣还没着落,这可急坏了母亲,只见她翻出了所有的旧布沉思,然后剪成很多小三角,用针线连起,但也只够我们兄妹每人一件上衣,在走投无路之时,妈妈想起了在城郊的家门阿姐,就向阿姐讨得丈余自织小方格“土布”给我们兄妹三人各做了一件土布裤子,就这样,我们穿着用旧布拼成的上衣、土布裤子过了一个年,因为穿的不伦不类,受人非议嘲讽,妈妈安慰我们:他们还没有这样漂亮的衣服呢,穿暖就行,有人连新衣还没有呢!

在我印象中妈妈和爸爸吵得最凶的是我十岁那年。妈妈去跑街,我感冒发烧,爸爸给我买了药服过后就去商业局上班,回来后见我躺在床上高烧不下,就跟爸爸闹开了,责怪爸爸不关心孩子,便三天守在我身边不跑街也不和父亲说话。直到爸爸请了假背着我玩妈妈才消了气。

也许是“积劳成疾”吧,妈妈八十五岁后身体状况每况日下,每到冬天,哮喘病常常使她夜不能眠,只能服用氨茶碱,我知道这种药的副作用大,为了治好妈妈的哮喘病,我自学中草医,从书上知道绞股蓝能治哮喘,能找到七叶绞股蓝更为上品,我便爬山涉水,找到了七叶绞股蓝让母亲服用,不想母亲服用此药后至去世哮喘病不再复发。

八十八岁那年,也许是母亲生命的极限,常常卧床不起,我劝她住院,她总是说:我近九十的人了,没给你们留下什么,应该走了,别再为我浪费钱了。我好容易找来当在医院的老同学到家相劝,她却住了三天就闹回来了。

记得那是星期一下午,妈妈说她全身酸痛,我想起前不久刚上山找回一些草药,便煮水替妈妈 洗身,洗后妈妈便安稳的入睡了,半夜醒来我问妈妈怎么睡得那么甜,妈妈说用了你的药我全身舒服,如果早用我会好了。我意识到也许不是我的药有那么大的疗效,不过是儿子的孝心给母亲得到安慰罢了,我回答母亲:那我星期六再给你找。妈妈却说,别找了,你就在我身旁,你走了,我连喝口开水也难了。是的,我几次出差,妈妈病了,连喝水也难,这也是这个“家”给她的遗憾!

到了星期六,母亲反常了,我、妹妹、妹夫、妻子围在她身边,她用最后的力气,目光扫过我,妹妹,妹夫,最后安详的闭上了眼,但我不知道,她的走是淡然还是遗憾。

妈妈走了,她在天堂也不会知道有个母亲节,但我相信母亲在天堂会过得好,在这个没有母亲的母亲节,我再到母亲墓前,念读我给母亲墓碑写的碑联“一曲碑文思亲泪,三杯淡酒孝儿心”。

(编辑:韦珺儒)

上一篇:隆林:大山里的梦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