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县人大 县政府县政协 联系我们 | 站务公告
小说
首页 > 文艺天地 > 文学之窗 > 小说 > 正文

父 亲
2017-06-18 08:30:21   来源:广西隆林网   作者:林秀芝   评论:0   点击:

母亲常常念叨,说我小时候瘦弱多病,直到两岁了才学会走路,之后便老是嚷着要吃肉。那年冬天,水头黄家接媳妇,主人家提前两天就来请父亲去帮写对联、记簿子。我踮着脚尖、扯着父亲的衣襟说,爹爹,我也要去,我

母亲常常念叨,说我小时候瘦弱多病,直到两岁了才学会走路,之后便老是嚷着要吃肉。

那年冬天,水头黄家接媳妇,主人家提前两天就来请父亲去帮写对联、记簿子。

我踮着脚尖、扯着父亲的衣襟说,爹爹,我也要去,我想吃肉。

父亲俯下身,抚摸着我的头,又在我的围了围片的屁股上轻轻拍了拍,说,丫头在家乖乖的,明后天爹就回来了。
于是从那刻起便盼着父亲快点回来。

第三天小半夜的时候,隔着两道房间门的厚重大门终于在分分秒秒的祈盼下被推开——爹回来了!我立马掀开被窝从蚊帐里钻出来,这时父亲也已经来到房间,一双馋光闪闪的大眼睛紧紧盯着父亲。父亲先是依次摸摸我的头,然后,那只大手缓缓伸进衣兜,摸摸索索地掏出一个小纸包来。父亲小心翼翼地一层层剥开纸,最后露出了两块又厚、又大,简直正在浸出油的肥猪肉。

母亲放下针线活,重新生火、架锅——她必须马上把这两片大肥肉切成肉丁在锅头里炼出油,和着一大碗黄豆炒了,再放点姜、放点蒜,焖点水煮才够娃儿们解馋。

大老爷们吃酒是不兴打包的,父亲之所以能从兜里掏出那两片肉,不是偷,不是讨,而是在吃饭间隙佯装出去舀水喝时从自个碗里捡了包好揣进兜里的,也就是说父亲的去吃酒,根本就没得吃肉,属于他吃的那份肉都揣回家给我们了。

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里,又有哪个家的男人出门吃酒不这么“打包”回家给孩子的呢?

转年场峁沈家进新房,傍晚,母亲抱着我去看热闹。在一张高大的八仙桌前我看见了父亲,见到父亲不奇怪,奇怪的是我看到的那个场景:父亲端坐在八仙桌前,桌上摊开着一本书、一支毛笔和一瓶墨汁,边上是一只枕头模样擦得铮亮铮亮的长方形的黑色皮箱,周围围了好多人,那些人排好队似的一个接一个地把钱递到我父亲手上,父亲每接过一笔钱就先拿起毛笔蘸饱墨汁在本子上写写写,然后将钱放到那只枕头箱里,不大一会儿箱子就装满了钱。
那只枕头箱是我家的,是父亲从家里抱去的!

妈妈妈妈看呐,个个都给阿爹钱呢!我既兴奋又迷惑。我开心极了,从人缝中挤进去紧紧挨着父亲。夜深了,客人渐渐散去,当母亲说要带我回家睡觉的时候我却怎么也不愿意跟她回去,我撕扯着妈妈的头发说我不要回家我不要回家!我要同阿爹!

父亲一点不生气,他对母亲说你回去吧,就给她在这块同我,有火烤,不要紧。母亲气得打了我几大屁股,走了。
那一夜,父亲在人家的火塘边,我在父亲的怀里,手中攥着父亲在衣兜里摸出的一角钱纸币,度过了一个甜美的夜晚,梦里全是钱和父亲温暖的怀抱。

第二天中午父女俩才回家去。父亲一手抱着我,一手抱着我家那只锃亮锃亮的枕头箱。

当然,枕头箱里有个红包,红包里头是一块二。

长大后才明白,性情温和的父亲虽为农民也满腹经纶,还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但凡地方上哪家有个红白喜事的,主人家都会毕恭毕敬地来请父亲去帮忙写对联、记礼簿。每年春节前夕父亲更是忙得不亦乐乎:要提前十把天将大大小小各种规格的毛笔、各色墨汁都准备好了,就等寨子邻居、地方亲戚们买了大红纸送来讨他写春联了,要是有谁买来的红纸不够,父亲就会悄悄拿出自己买的给补上。等到把亲戚们的都写好了父亲才着手写自己家的,他总是说自家的写迟点贴晚点不关事,不能让亲戚等久了。所以我们家的春联常常会到初一早上才得贴,也都不奇怪了。

到我满三岁的时候,父亲说,丫头该上学了。于是秋季。一开学父亲就从枕头葙里拿出钱,牵着我的小手去幼儿园报名。从此我再不能随父亲去酒家,长大后吃肉已不是难事,想吃餐餐有,但父亲疼爱女儿、热心而又诚实为乡亲办事的形象印在我的童年,印进我 的一生。

(编辑:梁万德)

上一篇:我妈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