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县人大 县政府县政协 联系我们 | 站务公告
杂论
首页 > 文艺天地 > 文学之窗 > 杂论 > 正文

共性与个性的张扬——“隆林2017年两赛一展”迎宾专场文艺晚会浅析
2017-09-28 08:16:38   来源:广西隆林网   作者:梁万德   评论:0   点击:

金秋时节,硕果累累,稻粟飘香。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官员誉为活动少数民族博物馆的隆林各族自治县41万各族人民,在达啰佑(注)的高亢歌声中迎来了参加两赛的区内外宾客。九月二十二日晚,数万名观众聚集在隆林县

金秋时节,硕果累累,稻粟飘香。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官员誉为“活动少数民族博物馆”的隆林各族自治县41万各族人民,在“达啰佑”(注)的高亢歌声中迎来了参加“两赛”的区内外宾客。九月二十二日晚,数万名观众聚集在隆林县城城东文化体育广场激情观赏了这个“活动少数民族博物馆”的精彩文艺亮相。

“活的少数民族博物馆”如今不仅成了隆林响亮的名片,也成了区内外人们的期盼。文学艺术如何通过自己独特的艺术表现,把这张名片展示给观众、展示给世人,这是隆林广大文艺工作者的追求,是他们的使命,也是观众的期待。

本次迎宾晚会的艺术编导及广大文艺工作者,在2017年“两赛一周”迎宾专场文艺晚会《健儿竞盘江•歌舞炫隆林》中,不少节目就把隆林这张名片炫得淋漓尽致。

晚会的序幕《欢腾的山乡》由隆林五个民族演员盛装亮相,直奔展示“活动少数民族博物馆”这个主题。晚会舞台以隆林的秀丽河山为背景,灯光、舞美、音乐协调配合,演员服装靓丽,体现了隆林“花一样的民族”的靓丽形象;音乐时而轻快活跃、时而热情奔放,体现了隆林五个民族淳朴、热情好客的民风民俗,奏响了隆林41万各族儿女热情的迎宾曲,使远道而来的嘉宾沉浸在激情和欢乐中。

苗族的芦笙舞《天锅韵》以不太长的篇幅,再现了这个世界上三大苦难民族之一、两大流浪民族之一的苗族经历了数千年的艰苦迁徙和流浪,直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所经历的沧桑和今天的幸福。

《天锅韵》以独特的芦笙语言,与苗族姑娘的朴素舞姿配合,展示了苗族苦难的昔日,音乐曲调深沉,继而轻快活跃,转而热情奔放,体现了苗族同胞今天的幸福生活。背景随着舞情的变化而变,多雾的苗山不仅让观众体验了苗山的神秘和美丽,也让人对苗山、苗族人民的今昔生活产生种种美好的遐想,可以说,《天锅韵》是这台晚会最成功的节目之一。

我国汉族是一个有5000年历史的古老民族,他们勤劳勇敢、能吃苦耐劳,塑造了中华文明的历史。隆林汉族只占隆林41万人口的20%,因此他们谦称自己是“隆林的少数民族”、“高山汉族”,他们为人处事大方开朗,性情直爽豪放,他们虽然有自己的文化,但由于历史原因,以往在文艺舞台上少有展示。近年来,受隆林各族文化繁荣的影响,他们也重视挖掘、整理自己丰富而独特的汉民族 文化,在文艺舞台上崭露头角,他们的《闹堂迎亲》热情、粗矿,展示了隆林汉族独具特色的婚庆习俗和文化。

隆林壮族是隆林土著民族。壮族历史源远流长,风情习俗特点鲜明突出,《绣春》、《红蛋传情》、《出嫁歌》等无不体现了隆林壮民族文化的源远流长及丰富多彩的文化内涵。

独特朴素的隆林南部壮族(岩茶、介庭一带)《出嫁歌》,曲调悠长辽远,很能启动听众心扉,它以女儿出嫁前跪哭父母养育之恩为主线,以及父母对女儿临别之际既依依惜别又语重心长地勉励女儿面对新生活,孝敬公婆,勤俭持家,劝导年轻人传承中华尊老爱幼、勤劳至富的优良传统。现在在部分年轻人中,亲情淡漠缺失,这样正能量的文艺节目无疑起到启导作用。歌曲动人,催人深省,当场就有观众流泪,起到良好的宣传劝导效果,也是当晚文艺表演较成功的节目之一。源于南盘江流域一带的原生态民歌“颠罗颠罗那”以它独特的、原生态的、朴素的表演形式,不仅在南盘江流域的隆林、贵州、云南广为流传,而且唱响了首都北京,受到了区内外观众的赞扬。

隆林彝族是隆林各族自治县三个主体民族之一,他们的祖先多在明、清时期由云南、贵州迁徙而来。彝族不仅有光荣的革命传统,在清朝、民国时期,曾多次组织和参与了反清和国民党反动派的武装起义和武装斗争,在中国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他们勤劳朴实、善良,能歌善舞,也创造了有自己特色的民族文化。广西著名曲作家古笛到彝寨体验生活,被彝族火一样的热情和水一样的柔情及他们美好的生活所感染感动,创作了闻名于世的彝族歌舞《赶圩归来阿哩哩》,不仅唱红了大江南北,而且漂洋过海,唱出了国门。在迎宾专场晚会上,他们的《酒歌》、《阿惹妞妞》等都很有自己的特色,得到了观众的好评。

隆林仡佬族是一个经历了艰苦磨难的民族,他们大多是清朝初年从贵州迁徙到隆林。隆林境内现有仡佬族684户2800多人,他们为人处事勤劳善良,包容大方。他们有多姿多彩的民风民俗和民间传说,他们的“拜树节”(亦称“尝新节”)启迪人们知恩感恩、崇尚大自然的美德。传说仡佬族姑娘聪明伶俐,心灵手巧,能说会道,能歌善舞,“她们唱起歌来,连深山里的画眉、阳雀也合拍欢唱;她们跳起舞来,连天上的星星、月亮也喝彩叫绝”。1958年,传承千年的“仡佬八音”在全国第一届少数民族文艺汇演亮相北京,唱红了北京,获得人们的好评和赞誉,仡佬族“金花”郭珍妮就有一付“金嗓子”,她原生态的甜美歌声倾倒了县内外众多“粉丝”,她曾获得2011年“大地飞歌民歌大赛”冠军、2013年中国广播影视大奖、中国原创歌曲提名奖。她的节目也亮相今年迎宾舞台,给晚会增添了光彩。

总之,这台晚会是成功的。晚会的编导利用歌舞艺术,把展示“活的少数民族博物馆”的精美艺术这个“共性”和我县五个民族鲜明的歌舞特点这个“个性”有机融合,通过灯光、声乐、舞美、民族服饰、舞台背景等巧妙配合,尽可能使晚会完美,使“共性”和“个性”的到了很好结合,对编导和所有艺术工作者的辛勤劳动,广大来宾、观众是首肯、认可的。

我县的舞台艺术近年来有了很大的长进,多个精品音乐舞蹈获得了市、区、国家级奖励,这是有目共睹的。然而有些节目仍有粗糙、缺乏意蕴之嫌。

一是舞台的整体艺术仍需改进和提高。当今,随着编导专业化水平和广大人民群众对舞台艺术审美水平的不断提高,昔日为歌而歌、为舞而舞已满足不了人们对舞台艺术的渴望。最近看了一台市级文艺汇演,笔者受到很大启发。编导对舞台的歌舞、声光、背景、演员服饰都非常讲究,配合得恰到好处,而且非常注意追求意蕴,让观众感受到了视觉,听觉、感觉的多功能享受,把观众带进诗一样的意境。使笔者感受到当今的舞台艺术应该是艺术、文学、诗蕴的有机结合体。回顾我县凡很有成就的歌舞节目,如《迁徙的记忆•腊染》等无不是这些有机结合的结晶。因此,那些为歌而歌,为舞而舞的节目,难免已显粗糙和落伍。恕我直言,这台迎宾晚会,还不乏见到这种略嫌缺乏意蕴的歌舞。

二是正确处理和认识“原生态”歌舞问题。我认为,所谓“原生态”歌舞,准确说应该是“原生态元素”歌舞。是经过艺术加工后的“原生态”歌舞。文学作品有句话很值得一思:“文学作品来源于生活,但是应该高于生活”,我们的舞台艺术也应该从这句话得到启示。这台晚会,有些节目也许过于追求“原生态”,不注意应有的艺术加工,就略显粗糙,缺乏意蕴,因此,所谓“原生态”必须经过艺术加工,才能在当今的舞台显示应有的魅力,这是我们各级编导应该努力的。

三是字幕问题,这是我县以后不应再忽略的问题。我县是多民族的县份,解放后,各民族融合相处,团结友爱,建立了新型的民族关系,但是语言尚不能很好共通。这台晚会,不乏好节目,但是由于台上演员与台下观众缺乏语言共通,再好的节目观众也不知所云,甚至产生人为隔阂,因此,今后的舞台表演,应该提前准备,录下文字,展示给观众,搭建演员与观众的沟通桥梁,力求更佳的舞台艺术效果。

注:答啰佑,苗语译音,即来吧朋友

(编辑:韦珺儒)

上一篇:有感于“湖北教师禁语出炉”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